□杜曉
  江蘇省連雲港市灌雲縣,一個小小的縣城,竟然也出現了國家明令禁止銷售的、來自巴西瘋牛病疫區的牛肉。江蘇警方從牛肉經營戶查起,順藤摸瓜,發現了隱藏在徐州的巴西牛肉大經銷商,禁銷牛肉從這裡行銷江蘇及周邊數省,銷售金額巨大,或達數十億元,僅連雲港地區就有1億多元(12月1日澎湃新聞網)。
  如此銷售金額巨大的問題牛肉究竟被多少人吃到肚子里去了,這個問題仔細一想頗有些令人不寒而慄。更加耐人尋味的是,銷售問題牛肉的不法分子早在一年多之前就開始行動,甚至在市場上都已經被其他商家普遍覺察到,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卻沒有被及時查處,以致問題牛肉的銷售網絡在當地急劇膨脹。
  對於這一問題,執法人員的解釋是,“這是因為非法經銷戶的銷售手法相對隱蔽。他們都是人貨分離。大量的巴西牛肉,存放在一些偏僻的冷庫中,一旦有人需要,收到銀行匯款後,再安排司機運輸。”這樣的解釋連蒼白無力都談不上,只能說是有總比沒有強。問題牛肉長期違法銷售得不到有效遏制,愈演愈烈的現實再次提醒人們,真正維護好食品安全就需要統一權威的執法體系,而不能再像現在這樣九龍治水、四分五裂,利字當頭、不聞其他,部門與部門之間執法監管的盲區大到可以容納下一個金額以億計算的問題食品銷售體系存在一年多時間。
  食品安全執法缺乏權威最大的問題就是很容易導致問題食品生產銷售朝著產業化的方向發展。過去所曝光的大量食品安全案件都如同此次問題牛肉銷售一樣,最終呈現在人們眼前的是一條人數眾多、金額巨大的利益鏈、產業鏈。與食品安全執法體系因為彼此割裂而軟弱無力的狀況相比,問題食品的生產者、銷售者在巨大的利益驅動下就很容易整合在一起,分工明確、組織嚴密,為獲取非法利益無孔不入、不擇手段,使得問題食品的受害者人數如滾雪球般增長。
  食品安全執法散亂還導致很多食品安全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一拖幾年甚至十幾年,許多人吃著吃著似乎一轉眼時光荏苒、恍若隔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吃進去多少又吃了多少年,如夢如幻之間又輪到下一代繼續吃。最明顯的如毒豆芽,連科學標準和法律細則都有待明確,統一執法就更無從談起。據媒體公開報道,某地在查處毒豆芽專題會議上,工商、質監和農委等部門均稱,毒豆芽不屬自己管轄範圍。農業部門認為是食品生產加工環節的問題,應該歸質監部門管,流通環節出了問題,應該歸工商部門;質監和工商部門認為豆芽是豆子發的,屬於農產品,應該歸農業部門。
  部門之間推諉扯皮都已經進入到農作物生長的細分領域,人們對於執法工作的實際效果也只能是“呵呵”了。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完善統一權威的食品藥品安全監管機構,建立最嚴格的覆蓋全過程的監管制度”,這就為建立食品安全統一權威的執法體系指明瞭方向。總體而言,確立統一權威的執法機構是關鍵,只有明確執法主體確保執法責任落到實處,當食品安全問題出現苗頭時就第一時間介入,並且能夠層層深挖一查到底,才不會給食品安全犯罪分子以任何可乘之機,從根本上解決食品安全問題。
  (原標題:食品安全要統一執法體系)
創作者介紹

online

bv08bvqjf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